恋爱文章?求知乎

摩登3注册 12-30 阅读:15 评论:0

  在知乎上恋爱是一个很热门的话题。在恋爱这个话题下面有成千上万的文章。你可以去阅读一下。

  转自张曼菱文集,看完后心久久不能平静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当硅谷的信寄到海南时,里面是亲切的话和两张美国上流社会的照片。我的海南情人一脸惑然,接着很长的一段时间,他老贼兮兮地看着我。

  我说,别这样看着我。看来你以前是不知道我的根底。告诉你,一切都不会变,我还是我,我早想过了,当年在美国就想好了,我永远不会到国外生活,除非这里流放我。你也别和他比,我认的,我就是这个土命。

  照片上的“他”,学宁,当年北大最年轻的博士,他,和他刚买下的别墅。他脖子上挂着巨大的桂冠,向我伸出V字形的手势。这是硅谷的骄子,在公司里有股,自己又是科学家。一般出国的华人很难与他相比。

  信上说,这别墅有四套房间,他只能住一套,因此死老鼠很多。他只有将其余两套租出去,留一套做客房。

  跟我海南那位解释不清。学宁从硅谷给我带来的礼物,有一套高级化妆品。指甲油和口红是那种极正的大红,非常适合我。我每用它,海南这位就说“难看”,更证明了他的妒意与不可匹敌。我告诉他,我和学宁从来没有亲热过。他不信。

  在夏日的未名湖畔,我穿着自制的连衣裙。他问我,需不需要他从系上开证明,证明我是他的女朋友,这样就可以保证分配在北京。因为他是博士,有这个政策。

  我当时大怒。我说,我自己就是一个女性解放主义,堂堂的北大女竞选者,我还有不少选民呢。我最痛恨这种分配法。我们是按分数考来的,可却不能按成绩分配,而要按什么“朋友关系在京”。我现在已是两大中篇发表在两大杂志《当代》《收获》,这都不能算数,而要我临时去找男朋友?太掉价了。我做这种事就欺骗了选民。

  学宁叹道:很多女生来找我,请我为她们开这个证明,我都没有答应,留着给你。我不是为我,不是趁此要你答应我什么。我是觉得北京需要你,需要你这种人,而你也需要北京。

  他说,你这种思维,真是没办法。你要吃很大亏的,但是,你这个人的价值也就在这里,我理解你。这样,我留着这个机会给你,你不要,我也不答应任何人。你什么时候觉得想要了,来找我,我立即就去系上开。

  他笑道:你成天到我屋里吃面条。我们系那几个研究生早就把你当做我的女朋友了。 我说,你乱占便宜。

  他正色道:开了这个证明,也不是说你一定要和我结婚。我们可以磨合,也可以试婚。

  未名湖畔那个清清的夜啊,它永远记载着我在北大所得到的那种莫名的深情。它永远留下了我对学宁的深远怀念。也许,海南的男友是对的,我们的确是有情人。

  学宁为什么要这么爱惜我?我也搞不懂。他是少俊之才,比我小四岁,却已是数学系的博士。我们宿舍的人都叫他“小博士”。

  他一脸苏杭气。有一晚在我们宿舍玩晚了,老太太已经锁门。为了叫开大门,我们宿舍的几位俏皮女生就拿出头巾,将他装扮成女孩。一个挺俊俏的女孩。他不在意,说,只要能顺利出去,不让老太太找麻烦就行。

  我和他不同,我很不高兴,女生们有点作弄他。我说,你们知道他是科学高才,别拿他开涮。

  学宁常说我这个人“很矛盾”,“复杂”。他认为我应该是不择手段的人。其实我“太择手段”。他认为这将是我发展的障碍。

  他和我初识时,并不在乎我刚和那位“红学”研究生吹了。我有时还会发呆想念旧情。

  学宁说,这种人,在你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你,他根本不值得你思念。我说,我就要思念。

  事隔多年,证明他是对的。他在很多方面都是对的。可是他为什么总要和我这个“错了”的人在一起呢?

  那是北大“民主竞选”大风浪的后期。北大和我们这些竞选者都处于最困难的时期。

  在那个冬季的春节舞会上,是他先走向我,请我跳舞。他跳得很专业,我大出风头。

  然后他约我到湖畔走走。我们在冰湖上走着。我问他是学什么的。他说,他那一行什么都能干,什么都能替代,除了我干的这一行。他说的就是电脑。

  他买了音乐会的票来约我同去。我说,还早。他说,别人去,这时候还早。可你不一样。你走到音乐会场起码要花人家的五倍时间。因为你一路上都要和人说话,接见你的那些崇拜者。

  果然,一路上尽是同学来打招呼。我一停下,学宁就退下了,退到什么墙边树下去。

  我也不管,和人家尽情畅述。等谈完了,他又自己从那儿出来了,我们继续前进。就这样一次又一次,最后一次他“退场”的时候,说了声:“只差三分钟了。”我才匆匆结束“接见”。 我和他跑步入场。

  女友冬说,就凭这一点,人家小博士就是你最合适的男友。别人,谁受得了你这个?

  其实,学宁除了脸蛋太俊俏,太爱跳舞,他内在刚毅从容,事业皎皎,生活能力极强,音乐和文学都品味非凡,是一个现代的上乘的男子汉。未来的世界是像他这样的人的,而不是那些只是长了一脸毛胡子的人的。

  你想要怎样的恋爱文章呢 我倒是可以写给你哦。我平常也算是个写小说的了。写一篇恋爱文章对我来说还算是可以的了 说实话,你突然发这么一个问题,还真是让人觉得莫名奇妙哎 你又没有写清楚,到底想要什么了 所以我可能也没有办法帮到你了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摩登3平台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